泰安廣告公司
更多


喚 醒

品 牌 的 魅 力

W E L C O M E

專注於廣告傳媒 專業於解決方案 為客戶提供最具創新精神且富於互動體驗的整合方案

Focus on design experience, professional solutions, and providecustomers with the

most innovative interactive experience

首页 >> 水中色 >>行業動態 >> 泰安廣告公司:招貼廣告設計中的思維與表現
详细内容

泰安廣告公司:招貼廣告設計中的思維與表現

泰安廣告公司:招貼廣告設計中的思維與表現 廣告一詞源於拉丁語“adverture”,後演變為英語中的“advertise”,意為引起他人注意。之後,靜止的“advertise”逐漸演進為廣告活動“advertising”,由此,廣告就具有了現代廣告的涵義。現代廣告有狹義以及廣義之兩種形式,狹義的廣告指以營利為目的的商業廣告,廣義的廣告包括營利的和非盈利的。霍普金斯認為,廣告就是將信息高度精練化,采用藝術手法,通過各種媒介傳播給大眾,以加強或改變人們的觀念,最終引導人們的行動的事物和活動(參見克勞德·霍普金斯《我的廣告生涯·科學的廣告》)。由此可見,廣告指的是一種麵向大眾傳達特定信息的告知活動,但在具體的廣告活動中,不同廣告的告知的目的則有不同。 作為平麵設計的招貼(poster)是廣告的表現形式之一,中國俗稱“海報”。中國的招貼藝術在20 世紀發展迅速,八九十年代的招貼作品表現出鮮明的民族化特征。當時,一些藝術家在學習西方、日本以及中國台灣、香港的現代招貼藝術的基礎上,結合傳統文化藝術來構建中國招貼藝術的形式語言。傳統的書法、繪畫等的形式語言被成功運用在招貼作品中,呈現出鮮明的民族化藝術特征。如80 年代王漢卿設計的“魚牌掛鎖”、紹力辰設計的“筒帕”等。90 年代,中國還出現了“VI”設計、電腦合成類招貼和個性化鮮明的傳統招貼。 中國招貼設計的發展也帶來了諸多問題。在經濟利益、商業邏輯的驅使和支配下,庸俗甚至低俗、惡俗的,無文化深度、藝術水準低下的招貼層出不窮。具體表現為:一,不健康的消費誘導,鼓動消費者的不健康欲望,誘惑消費者從占有商品到炫示自我的墮落;二,明星媚俗策略,英俊的“帥哥”、甜美的女性成為等同於商品的、物化的“被視者”,滿足於“看者”的淺薄貪欲。在當下語境中,水中色需要一種自律性、審美性和人文性來保證未來中國招貼藝術的良性循環。招貼傳達的理念、招貼的創意、招貼的形式表現等都要基於此。如此,水中色才有可能真正實現日常生活的審美化和充滿人文精神的現代轉型。具體而言,招貼作品主要由傳達內容、招貼創意、表現技巧三個要素構成。傳達內容是指廣告作品“說什麽”,招貼創意指“怎麽說”,表現技巧則是“怎麽做”。 創意是保證其傳達成敗的關鍵。招貼類型不同,傳達內容自然不同。但創意往往可以保證其傳達目的得以實現。就像意大利的服裝品牌貝納通,在創意上,它把看似與服裝無關的自由、平等、人性至上的理念在招貼中盡情地展現,但這切合了新一代年輕人的價值觀,得到青年人的認同。在設計手法上,它注重運用鮮明的、時尚的色彩詮釋其廣告理念。其突出的生態意識、人文精神感人至深,從而獲得了令人矚目的視覺效果。貝納通通過其獨辟蹊徑的創意,不利用密集的說服式技巧,不急功近利、投機取巧。卓越的、人性化的創意使其視覺表現力具有一種非同尋常的力量,獲得了事半功倍的傳達效果,成為招貼廣告中的一枝奇葩。再如岡特·蘭堡招貼的創意,其中的“土豆”,是生命、民族、時代、文化的象征,洋溢著溫暖的人性和濃厚的民族情感,同樣得到了廣泛的同情,成為又一成功的作品。 思維決定表現。保持形而上的追求和傳承文化的理想,水中色的招貼設計就是有力量的、可能得到受眾認可的作品,設計的技巧與形式的表現就是有源之水,有根之木。隻有這樣,水中色才有可能實現雷蒙·羅必凱所說的,廣告不僅需要具有強大的銷售力,推動銷售,而且要擔負社會責任,注意社會影響,從而“成為那更加合理世界中生存的手段”

技术支持: 奇蟻建站——創建能為企業帶來訂單的網站 | 管理登录